首钢女篮昨约谈教练球员 频繁谈心忙坏袁超

袁超

  今天本应是北京女篮结束五一休假从头训练的第一天,然而此前爆出部分年老球员不满被熬炼处罚而罢训的她们,全天却在进行“恳谈”。记者采访首钢俱乐部副总经理袁超时被告知,“我今天一天都在和球队说话,如今工作还没解决完。待工作妥善处理后,会向媒体先容沟通的情况。”

  俱乐部找球员恳谈

  今天上午,北京女篮并未进行训练,队员们大多留在首钢篮球馆楼上的宿舍内清算外务,主熬炼许利民则与俱乐部相关高层进行说话。“今天上午,咱们在与熬炼谈,谈这件事的经过,和
他的一些看法等等,”袁超先容说,“具体情况我不便透露,因为工作如今还没有解决完。

  袁超所说的“这件事”即被媒体存眷的所谓“罢训”事件。工作产生
在上周四中午,队中的一些年老球员在文化课归来后想多休憩一下子没去用饭。由于队里划定,队员必须定时三餐以保证训练。在下昼的训练中,主熬炼许利民对一些违规球员加罚了跑圈等训练。次日上午,这些受罚球员找到了主熬炼表白不满,离开训练场但是没有加入当日的训练。

  熬炼队员挑选缄默

  今天是球队五一假期后集中的第一天,这一天对俱乐部副总经理袁超来说却是非常忙碌的一天。上午在找熬炼谈完之后,袁超下昼继续做球员们的工作,“下昼是找球员谈,其实中午就在找她们。不仅找那几个年老球员谈,咱们还找一些老队员谈,想了解她们的想法。”袁超说,直至今天接到记者德律风时(当日下昼5时15分),他仍在与球员说话。“咱们希翼工作能够得到妥善处理,所以在没有解决完之前,不会对外说什么。”袁超说。

  由于这件事被媒体与之前的“国青男篮集体抗议主帅范斌打骂”一事相联系,加上媒体报道中对“罢训缘由”还有多种版本的猜测,包孕训练压力大,工资低等等。对于这些差别版本的解读,一位年老球员曾回答记者,“缘由并不是媒体所说的那样。”但是对于具体的事件过程,她默示任何解释都是多余,只求能够得到懂得。

  处于风暴中心,她们天然受到了高度的存眷。今天一位首钢女篮队员无法地默示,一天中她接了很多伴侣打来的询问德律风,关心工作的进展。被媒体存眷的她们大多挑选了缄默。今天,记者多次致电首钢女篮主熬炼许利民和队中的一位老队员,但是德律风都无人接听。

  袁超无法媒体炒作

  今天上午,一些媒体记者离开首钢女篮的训练场地,希翼采访到俱乐部和队员们。他们都被袁超直言劝回。在接收记者采访时,袁超无法地默示,希翼媒体给他一些时光,给球队一些宽松的环境,不要掉臂现实地炒作。

  袁超称一些报道较着与现实不相符。比如,一开始有媒体报道“北京女篮一、二、三线队伍接踵罢训”,实际上俱乐部廓清只是北京女篮一队部分球员罢训。没想到,接下来又有媒体爆料,称主熬炼许利民亲口默示“如果她们(罢训队员)觉得我弗成,能够(仿照国青男篮)写血书,也能够按手印,我都能够接收”。对于这一报道,袁超表白了强烈的不满,“他们写许指导说什么‘觉得我弗成能够写血书’,这纯属耳食之论。”

  袁超最后说:“如果媒体至心爱惜北京队,如今就不应该夸大现实、无中生有,而是给咱们一些时光去处理这件事,等工作解决后,咱们会向媒体先容相关情况的。”

  晨报记者 亢雪松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arshing.com